| 首页 |
  • 葡萄酒的階級與世界

    2009-04-1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greenshow-logs/37895010.html

    冷氣工程 | 冷氣維修 | 婚紗攝影 | 深圳婚紗攝影 | 裝修工程 | 裝修公司

    談論葡萄酒的時候,總會涉及到葡萄酒的“新世界”、“舊世界”。一“新”一“舊”,似乎把葡萄酒國家分成了界限分明的兩個陣營。

      葡萄酒的世界︰

      我們談論葡萄酒的世界,是指葡萄酒的新世界與舊世界。所謂葡萄酒的新世界,是包括美國、澳洲、智利、紐西蘭、南非、阿根廷、加拿大等在內的新興的生產葡萄酒的國家。這些國家的葡萄酒生產和消費的歷史並不是很長,葡萄酒的生產與消費是伴隨著歐洲殖民擴張而產生和發展起來的。而葡萄酒的舊世界指的是包括歐洲的葡萄酒生產國,如法蘭西、義大利、西班牙、德國、葡萄牙、奧地利、匈牙利等等在內的道統的葡萄酒生產的國家,這些國家的葡萄酒生產與消費具有悠久的歷史和道統,長久以來,各地形成了適應當地自然條件的獨具特色的葡萄酒。

      葡萄酒的舊世界──舊,不代表落後

      眾所周知,人類種植葡萄、釀造葡萄酒的歷史可以追溯到距今6000年以前。在埃及發現的古墓浮雕中,有大量關於描述葡萄種植與釀酒的情景,其中最為著名的Phtah-Hotep墓,這被公認為葡萄酒起源的證據。葡萄種植與釀酒的廣泛傳播、發展,首先要歸功於古希臘文化的傳播,以及之後強盛的古羅馬,在這兩個時代,葡萄酒在歐洲各國獲得了廣泛的傳播與發展,形成了今天我們說的“葡萄酒的舊世界”。
      葡萄酒之所以在這些地區獲得較早的發展,是因為這裡是人類文化起源與發展的重要地區之一,當然更重要的是因為這裡的氣候特別適合釀酒葡萄的種植──夏末秋初(即釀酒葡萄的成熟季節)具有乾燥、晴朗的氣候環境,對於釀酒葡萄種植來說至關重要。今天,法蘭西、義大利、西班牙三國葡萄酒生產量近乎占世界葡萄生產總量的60%,與這些國家冬暖夏涼、雨季集中於冬春而夏秋乾燥的氣候有很大關係。
      由於歷史悠久,當地文化積澱了許多與葡萄酒生產與消費相關的成分,葡萄酒已經不單單是一種產品、商品,在很大程度上,葡萄酒成為一種文化與歷史傳承的載體。試想︰在一個歷經十幾代人經營的酒莊,對於當代的經營者而言,葡萄酒的風格與特點不就象他/她從祖輩繼承的姓氏一樣嗎?風格和姓氏一樣,是萬萬不能隨便改變的。永恆的風格與特點,也培養了一代又一代的忠實消費者。大家都熟知的法蘭西1855年分級的酒莊,直到今天,我們仍然可以感受到150年前級別的存在,還在熱中地傳頌著“名莊”的傳奇。
      在葡萄酒的舊世界國家裡,從國家與行業的層面,早已形成了文化與技術的積澱,這些積澱足以惠及今天全世界的所有從業者。影響最為廣泛的當數在法蘭西最早形成的AOC體系(限制原產地命名體系)──這是對千年以來種植葡萄與釀造葡萄酒的經驗總結,對當地道統的品種、栽培模式、釀造工藝以及產品風格特點進行限定,目的就是“傳承”。由於舊世界秉承著悠久的道統,也就形成了獨特的各地的葡萄酒產品,如︰德國與奧地利的冰酒、波爾多索泰爾訥以及匈牙利的貴腐酒、西班牙的雪莉酒等等,這些風格獨特、工藝悠久的佳釀帶給我們最豐富的享受,同時也讓人們有機會去品味歷史、感受歷史,是所有鐘愛葡萄酒人士之幸。


      葡萄酒的新世界──新,不代表先進

      看到“新”這個字樣,馬上聯想到的是“現代”甚至“先進”,但是,在葡萄酒的世界卻不完全正確。
      葡萄酒的新世界國家,大都具有類似的發展歷史︰葡萄酒的生產主要是伴隨著歐洲國家在其他各大洲的殖民擴張而產生的,歐洲移民在改造這些新的環境之時,也把自己熟悉的道統文化嫁接到這些新的世界,就如同中國人無論漂泊到世界的哪個角落,總是不能忘卻飲茶一樣。種植葡萄、釀造葡萄酒在葡萄酒的新世界國家中,不過200年上下的歷史。在這裡,透過種植葡萄、釀造葡萄酒的模式與風格能夠反映出經營者的祖籍(通常他們都是來自葡萄酒的舊世界),他們在種植葡萄、釀造葡萄酒之時融入了思鄉的情結。
      在葡萄酒的新世界國度,由於沒有道統的制約,生產者也就具有更廣泛的發揮空間,因此,現代工業的新技術在這裡很容易被接受,通常沒有品種選擇的限制,葡萄園中可以進行人工灌溉,釀造的過程中可以採用一些類比道統技術效果的簡易手法。如同當地文化的成型與發展一樣,由於沒有歷史與道統的束縛,只要符合當前人們價值觀的,就會很快獲得廣泛認同,並得以發展。葡萄酒的生產,是以“像”某個舊世界的風格,或者市場消費者的口味趨向為目標,葡萄酒在很大程度上首先是一種商品。由於採用工業化技術,以及較少的限制,葡萄酒的生產更像是個人(企業)行為,新世界的葡萄酒往往具有成本優勢,這又何嘗不是鐘愛葡萄酒者的福音呢?
      儘管我們習慣於這樣區分葡萄酒的“新世界”與“舊世界”,但是,更多時候,我們很難以將二者完全區分開來。當消費的目的只是為了飲用一種可以配餐的酒精飲料的時候,顯然舊世界的葡萄酒(當然不是全部的葡萄酒都這樣)承載的內涵過於沉重,但是,當葡萄酒作為一個話題的時候,消費者都期望葡萄酒的內涵更為豐富。這也是新舊世界葡萄酒並存的價值所在。

      葡萄酒的階級︰

      談到葡萄酒的“階級”,可能會觸動很多人的敏感神經。請不要上綱上線,在此只是為了討論葡萄酒的差異性。書都有“天子之書”與凡俗讀本之分,甚至“出汗”都有階級之別,(源自魯迅的文學與出汗,他批評梁實秋的香汗與臭汗說)那麼,對葡萄酒進行階級的區分又有何不可呢?
      談到葡萄酒的階級,以大家熟悉的波爾多葡萄酒為例會更加顯而易見。最近幾年,或許是全球變暖的效應,在法蘭西種植葡萄的邊緣地區年份間的差異越來越小。比如以前,赤霞珠在波爾多的不同年份間的表現會有這樣那樣的變化,這些變化往往給人以驚喜。但是,進入21世紀以來,似乎波爾多地區沒有出現差的年份,葡萄酒的價格在抱怨聲中一直居高不下。那些葡萄酒豪門貴族的產品,其價格更是高不可及。我們津津樂道的五大酒莊期酒價格,在法蘭西百姓之中可能找不到幾個可以與你進行討論的,因為他們向來不關心這些酒,這些酒價格已經超出了當地人們對於葡萄酒的認識。在2005年期酒價格發布之時,人們驚呼其價格之高,有酒評人士直白地寫道︰“這是為中國和俄羅斯的新貴們而準備的。”這就是貴族的葡萄酒,消費這樣葡萄酒的時候,瓶內之物的品性顯然已經不再重要,打動消費者的是讓人瞠目的價格和它給它的消費者帶來的身分標籤。於是,這些酒的“價格”成了消費的一部分。
      葡萄酒的產生,本來是勞動民眾認識自然規律並為自己服務的簡單過程。要知道,法蘭西等舊世界國家,曾經人均消費葡萄酒達到過百升以上的水準。葡萄酒是大眾的,所以也就沒有產品過剩的煩惱。今天,越來越多的人在神化葡萄酒的運動中推波助瀾,葡萄酒被無上神聖化,“神”不能成群而存在的,於是,“被神化的葡萄酒”也就必然會出現過剩的煩惱。
      走下神壇,“為有限的貴族服務”轉變成“為無限的大眾服務”,似乎才是解決葡萄酒產業產品過剩的有效出路。

    分享到: